这里酒姬www
初入lofter多多包涵www

[信邦]白龙信×原皮邦HE 错爱 一发完

这是入信邦坑的第一篇文。[没有背叛轮回男神教!听我解释!]
[原名叫祭奠大乔死去的爱情?]
[不是be啦虽然对于大乔来说可能是。]
也是我入信邦的原因。这么清水不会被封吧…。
我皮大乔,喜欢这个太太,他皮白龙信。 @小八君哟
然后…然后他就搞给了 @愿以布衣取天下 。我只好吃信邦啦。悲伤。[论大乔为什么变成了腐女。]
这是一篇赌注。[赌博伤身]
作业局。谁先放笔给对方写点文。
@啊~杭州的夏天 虽然你不做太太但是快把我的周叶文发过来!!!

空气中情欲的气息不受控制地钻进大乔的鼻翼。
怎么…怎么会这样。
用力挣了挣身上的绳索,却是无济于事。
遮挡他人视线的草丛将不远处二人的身影勾勒得隐隐约约,反倒更生出几分暧昧的味道。自己心仪的将军,正走向那个无耻下流的流氓皇帝。

大乔喜欢韩信,整个峡谷都知道。
初见,韩信凯旋而归。银色锁甲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,直直地穿透大乔的心。他转头,长枪上的红缨还带着丝许干涸的血迹。
白龙将军…真的是…天之骄子。
韩信对谁都有一股子孤傲的心气,爱答不理。唯独对大乔,他总是温文尔雅。也许是小女儿家的心性泛滥,这个端庄娴静、处变不惊的大家闺秀,红了双颊。
自从孙策身亡,大乔第一次有过这种感觉。
大乔觉得,他是喜欢自己的。

灌木的位置刚刚好,不远不近,刚好能够听见他们的交谈。
大乔焦急地抿起了唇。
她不知道刘邦的企图。早晨刚刚拜访过白龙将军,因为发上新裁的锦鲤被称赞了几句而暗暗喜悦。殊不知,回去的路上,却被刘邦下了套。
醒来已经是在这一片灌木中。手脚都被绑束,口中也塞了绸布。刘邦…一定想对将军下手,才把自己困在这里,无法支援。
不知那流氓皇帝说了什么,只引得韩信嗤嗤地笑。大乔还在忧心刘邦的图谋不轨,却见那人的手已经搭上了自家将军的腰。
大乔几乎要惊叫出来。素手一翻想掀一道波浪过去,却发现自己束手无策。
韩信却没有反抗,反倒伸手将刘邦揽了过来。

“君上可是有一阵子不曾来过了呢。”未曾挽起的银发随风吹拂,那英气的面容掠过一丝调笑的意味。
“……哟。不过几天罢了,白龙将军这么耐不住么?”抽身上前,指尖轻轻划过对方眉梢,舔了舔唇角。
“将军……想要朕么。”
俊朗的眉宇微微蹙了一下,韩信暗暗攥了攥拳头。“君上……这是在玩火。”说罢,手臂揽过身前人脖颈,唇舌长驱直入。

伍   

刘邦似是而非地反抗了一下,反倒迎合着韩信的动作。伸手替对方解开铠甲,手便不安分地在身上游走。
韩信很欣赏刘邦今天的主动。往日里的欲迎还拒和今日的主动截然不同,撩拨着心弦。那根理智的弦正不断地拉紧,仿佛随时可能崩裂。他欺身压上,俯身咬上身下人的喉结。
  

大乔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。平日里儒雅的谦谦君子、正义凛然的白龙将军,此刻口中说出的竟都是情 色的调情。不远处隐隐传来刘邦难耐的喘息与玩笑似的咒骂,夹杂着韩信沉重的呼吸声。
原来不是要加害于他,却是要向我宣示主权吗。
大乔竭力闭上眼睛,不去听那暧 昧的声音,但无济于事。那声音无异于一种折磨,大乔面红耳赤,却心如刀割。
他对他人的孤傲是因为戒备,他对我的儒雅也只是出于礼貌。
面色潮 红的刘邦下意识地朝大乔的方向看了一眼,不动声色地露出胜利的微笑。
你可以让他文雅,我却可以让他发狂。
  

“姑娘……怎么会在这里?”拨开灌木,微微讶异的神色出现在韩信脸上。
“我……被歹人偷袭了……方才刚刚醒来。”大乔支支吾吾地说道。她撒了谎。
韩信仿佛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。“君上,来帮忙把姑娘的绳索解开。”说罢蹲下身,帮大乔解开手上的绳子。刘邦也凑上前来,还是平日里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。
“哟,这不是大乔姑娘么,没伤着吧?”
大乔呆愣愣地不说话,只是自顾自地流泪,看着眼前其乐融融的韩信和刘邦。面前解开绳索的手时不时蹭到自己,却只是引出更多的泪水。
白龙将军的手……好温暖。
只是,不属于我。
“姑娘身上还有伤,信送姑娘回去吧。”韩信温文尔雅地站起身来,一只手伸向地上的大乔。
甩开松散的绳索,大乔执拗地站起来,甩开韩信的手。顷刻,便换回了标准的微笑。
大乔内心自嘲地笑笑。我是谁啊,多少江东子弟的梦中情人,这点自制力都没有怎么行。
“不必了…白龙将军还请回吧……我自己可以回去。”
法杖划过一条弧线,大海的光芒笼罩了大乔。一瘸一拐地站进光圈中,等待传送。
“承蒙关照……乔莹不胜感激。”
光芒亮起,大乔似乎看见韩信的疑惑。疑惑为什么如此郑重地感激吗。
因为……是最后一次了啊。
大乔想起方才刘邦悄悄在耳畔的话。
“真是对不住呢。只是,你喜欢他,我也喜欢啊。”


  
小乔觉得自家姐姐最近不太对劲。也许是上次被猴子敲傻了吧,经常一个人坐着神神叨叨。不仅绝口不提那个韩信,还老念叨着孙策。
“不是早死了吗。”小乔嘀咕。
周瑜出征,小乔百无聊赖地坐在大乔身边摆弄着扇子。顺着大乔的目光,看见了上路的韩信和刘邦。
“姐,你真不喜欢白龙将军了啊?”
大乔微微怔了一下,随即又恢复了那种波澜不惊的微笑。
他们……真幸福呢。
一滴泪水落在波澜之间,被锦鲤的鱼尾尽数拍散。
“我啊,要等伯符回来。”

评论(5)
热度(77)